1 2
 
地  址:蘇州市吳中區太湖東路99號7#06室
郵  編:215000
電  話:0512-65120660
傳  真:0512-65120220
網  址:www.idwuxda.buzz
郵  箱:[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丁某涉嫌搶劫案--從犯罪行為及法律適用尋找辯護方向

來源: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高博律師          2017年5月24日 編輯:聞思倩

【案情簡介】 

檢察機關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張某、劉某、丁某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暴力、脅迫的手段,劫取他人財物。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張某、劉某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丁某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丁某犯罪時已滿十六歲未滿十八歲,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通過閱卷以及對被告人丁某犯罪行為的分析,辯護律師認為從張某犯罪行為本身來看,不具備搶劫罪的構成要件。

律師的辯護意見引起了法庭的高度重視。法庭在二次庭審后,采納了律師的辯護意見,依法認定被告人丁某犯尋釁滋事罪,免于刑事處罰。

 

【辯護詞節選】 

    

一、丁某是否與其他被告人有意思聯絡,認定其明知其他被告人準備實施搶劫而進行協助配合的事實存疑。

根據被告人張陳雷在2015517日《訊問筆錄》中第2頁的供述“問:丁某事前有無與你們預謀,在你們搶劫中,有無做什么?答:丁某事前沒有與我們預謀搶劫的事情,在搶劫過程中,丁某也沒做什么,就是一直在邊上。” 根據被告人張某在201564日《訊問筆錄》中第3頁的供述“問:丁某什么時候開始知道要對韓某進行毆打及要錢?答:吃完飯后,到了樓下,我對丁某說了他才知道的。吃飯的時候阿俊說起要錢的時候,丁某在外面,不在包廂里面。問:你對丁某說要打韓某,而且跟他要錢的時候,丁某怎么回答的?答:丁某說打他干嘛啊,我就沒說話。”根據被告人劉某在2015517日《訊問筆錄》中第2頁的供述“問:丁某事前有無與你們預謀搶劫的事情,在你們搶劫中,有無做什么?答:事前,丁某沒有與我們預謀搶劫的事情,在搶劫中,她也沒有做什么。”根據被告人熊某(另案處理)在201565日《訊問筆錄》中第3頁的供述“問:丁某是什么時候知道你們要打人并向被害人要錢的?答:“…真正要錢應該是到了公園才知道的…” 根據被告人易某(另案處理)在201565日《訊問筆錄》中第3頁的供述“問:丁某是什么時候知道你們要打人并向被害人要錢的?答:“丁某一直不知道我們要向被害人要錢,她是最后我們在公園打人了,還向人家要錢了,丁某才知道的…”

基于以上《訊問筆錄》可知,丁某沒有犯罪提意、沒有預謀、沒有準備、沒有行為實施、也未參與贓物處理,故對于丁某的犯罪事實的認定存疑。

退一步講,即便根據其他被告人在20158月以后的筆錄中的供述,丁某在車上時有可能聽到其他被告人在商量,但并沒有人供述明確向丁某提出要對被害人實施搶劫并要其配合,并且在其下車時均向其保證不會有事的。丁某雖對此有過懷疑,但此時并不能確定其他被告人就是要實施搶劫。即便是推定,也應遵循有利于被告人原則進行推定。而不能僅憑其他被告人僅僅在主觀上認為丁某聽到了,或者根據丁某下車時害怕,心里曾有過懷疑就認定其明知。換而言之,其他被告人的主觀認識,丁某的心理活動,及其是否聽到,均不能作為認定其有罪的依據。更何況其他被告人在車上都說了什么,又是怎么預謀搶劫的,當時各被告人都坐在什么位置,各自都說了哪些話,在詢問筆錄中并未提及。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8月以前的筆錄中,各被告人供述是一致的,即丁某對事前要搶劫被害人是不知情的。然而,在20158月以后卻突然集體供述丁某對搶劫是明知的,有悖常理。距離案發較近的時間所做的筆錄里明確供述丁某不知情,而過了3個月后突然回憶起來丁某是知情的,這樣前后矛盾,不合邏輯的筆錄其可信性極低,期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以至于其他被告人集體否定之前的供述,存在重大疑點。

綜上,根據疑罪從無,排除一切合理懷疑的原則,不應對丁某作出事前明知搶劫,進而參與搶劫犯罪的認定。

二、關于本案量刑問題

盡管辯護人認為本案尚存在諸多疑點及法律依據不足的問題,但如果法院最終認定丁某構成犯罪,其還具有以下法定、酌定量刑情節:

1、被告人丁某系從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2、被告人丁某犯罪時系未成年人,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3、被告人丁某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系坦白。

4、被告人丁某無前科劣跡,系初犯和偶犯,此次涉嫌犯罪是被人慫恿,主觀惡性小。

5、被告人丁某在案發后,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抓捕,有立功表現。

6、安徽省定遠縣司法局已對被告人丁某出具《社區矯正證明》,證明其適宜進行社區矯正。

綜上,懇請合議庭對丁某的行為給予重新認定,如果構成犯罪,適用緩刑。此外,辯護人還注意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法發〔20162號)第五點的規定,結合丁某系立功、未成年人、初次搶劫、從犯等情節,可依法免除處罰。

 

【辦案心得】 

通過對本案分析,首先是對從被告人丁某與其他被告人之間是否存在意思聯絡產生質疑。其次,其他被告人前后的供述存在矛盾,且在同一時間集體做出不利于丁某的供述,也是本案的疑點。故從丁某對搶劫是否明知入手,結合丁某在本案中沒有具體的實行行為,來影響法院對本案罪名及量刑的認定。通過司法解釋據理力爭,為被告人丁某爭取從輕處罰。

 

【律師簡介】 

        高博,男,遼寧沈陽人。畢業于遼寧大學法學院。現為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版權所有: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蘇州唐朝網絡
Copyright 2008 www.idwuxda.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蘇ICP備19011282號

友情鏈接:蘇州離婚律師 蘇州刑事辯護律師 蘇州勞動仲裁律師 蘇州律師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师老师头像 988福彩快3 北京快3玩法必中 四川金7乐彩开奖结果 pc蛋蛋外围网站 58百家乐游戏 贵州高频11选五走势图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 子基金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五码走势一定牛 用周易算彩票中了一等奖 大乐透玩法中奖 灵菲配资 5万炒股一年赚多少 快乐10分中奖规则下载 004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