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地  址:蘇州市吳中區太湖東路99號7#06室
郵  編:215000
電  話:0512-65120660
傳  真:0512-65120220
網  址:www.idwuxda.buzz
郵  箱:[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劉某涉嫌詐騙案

--從客觀事實即被告人及被害人真實意思表示尋找辯護方向

                 來源: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高博

【案情簡介】

檢察機關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劉某結識被害人潘某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其能夠幫助潘某承包潘多拉酒吧等五家酒吧廢品業務的事實,以收取押金的名義詐騙潘某現金人民幣50000元。

通過閱卷以及對被告人及被害人真實意思表示的分析,辯護律師認為從劉某不具備詐騙罪的構成要件,更符合合同詐騙罪的特征。 

律師的辯護意見引起了法庭的高度重視。法庭在二次庭審且公訴方補充證據后,仍采納了律師的辯護意見,依法認定被告人張某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五千元。

【辯護詞節選】

一、事實認定方面

1、潘某是否主動開出優厚條件以爭取收購廢品生意的事實存疑。

據劉某稱:潘某曾通過武某主動與其聯系,并向其承諾收購廢品的價格是現在價格的一倍,如果潘多拉公司(以下簡稱公司)違約解除合同與其重新簽訂合同,相關的違約金由其支付。并保證隨叫隨到,配備專門的垃圾車進行清運。潘某還承諾,事成后向劉某每月支付2000元作為好處費。也正是基于其以上承諾,劉某認為具有可操作性,才愿意對其提供幫助。但潘某在2015324日的筆錄中,僅陳述了會比現在的承包人提高費用,其它卻只字未提,不排除其向偵查機關作了虛假陳述。相反,劉某的辯解更符合常理。

2、劉某是否為潘某進行運作,爭取其與公司簽訂收購廢品合同的事實存疑。

據劉某稱:潘某向其許諾后,其并未馬上要求潘某向其交付錢款,而是尋找機會去促成。其利用一次承包方未能及時收購清運垃圾的機會向公司蘇州區安監委副主任霍某提出,要求將承包方換掉。在此事件發生后,其認為有機會促成,才提出讓潘某拿12萬元的人情費,潘某直接拿了5萬元給劉某,劉某向其說明其中人情費2萬元,押金3萬元,多退少補。此后,其又多次向該公司行政副總盧某提出更換承包方的建議,并在公司20152月份的行政例會上提過此事。事實上,劉某在2015429日的訊問筆錄中也有提到相關事實。

在霍某2015103日的《詢問筆錄》中:“問:劉某之前有無向你申請過更換廢品收購者?答:沒有申請,但我印象中劉某提出過收垃圾的人工作不太行,其他沒什么。”

根據以上的詢問和陳述,我們可以得出一個不容回避的結論,那就是劉某確確實實為更換廢品收購者的事去向公司相關領導提出過、也嘗試過。故劉某的供述更符合客觀事實。

3、案發后劉某是否符合自動投案途中被抓獲的情形存疑。

據劉某稱:其2015324日左右,打電話向主管領導霍某請假回家獲準。之后,其通過公司張總得知潘某已經報警,就撥打皮市街派出所副所長潘某的電話(因工作關系留了號碼),向其說明自己會在2015327日下午到蘇州投案自首。2015326日晚(在昆山),因向其妻子要錢還債未果,雙方發生矛盾,負氣離開住處。恰逢當時下著大雨,于2015327日凌晨4點左右在賓館開房,當天早上8點左右在賓館被抓獲。因此,劉某并非畏罪潛逃,而是在準備歸案的途中被抓獲,以上事實可調取劉某手機的通話記錄進行核實。

4、五萬元押金的交付地點、收款時間及收條的書寫存疑。

在劉某2015328日訊問筆錄中:劉某供述押金是在車上交付的,收條是武某所寫,其僅在上面簽名。收條上的內容并非劉某的真實意思表示,其簽名是對收到的金額的確認。押金的交付時間根據其筆錄中的內容可以得出應該在2月份,但收條日期卻是201517日。交付地點的供述與武某在324日的筆錄中所陳述相印證。而潘永平在2015324日筆錄中對交付地點的陳述為在劉某辦公室,交付時間是201517日。潘某在2015324日筆錄中陳述為收條上的日期為201517日,交付地點在潘多拉酒吧。但在20151031日潘某和潘永平的《詢問筆錄》中卻驚人的一致,均改口說交付地點在潘多拉停車場的汽車上。距離交付僅一個多月的時間,還說交付地點是在潘多拉酒吧劉某的辦公室,而在經過了將近9個月之后,卻突然想清楚是在停車場的汽車上交付的。潘永平、潘某的陳述前后矛盾,二人到底想隱瞞什么,二人在筆錄中的陳述又有多少是真實的值得懷疑,不能排除潘某、潘永平向偵查機關作了虛假陳述。

5、“潘多拉公司”在更換收廢品者的問題上,是否具有需提出書面申請,并報審批的程序存疑。

該公司相關人員只是以《詢問筆錄》的方式,提及具有相關程序。但據劉某稱:公司并沒有這樣的程序。那么,該公司應提交公司管理制度等書面的證據予以印證,不能僅憑口述就認定劉某犯罪。

6、本案中,多方存在利害關系,嚴重影響本案的定性。

據劉某稱:“潘多拉公司”的轄區就歸承辦案件的公安機關管轄;公司相關證人均在職。潘某與另一證人系親兄弟,潘某又是武某的客戶。據劉某稱:其在審查起訴階段與檢察機關提及過關于是否更換偵查機關的想法。故,本案中的相關證人證言,以及后期調取的證據的可信性均存在疑點。

二、罪名確定方面

1、本案是否構成詐騙罪存疑。

詐騙罪是指行為人隱瞞真相、捏造事實,使受騙人基于認識錯誤而處分了被害人的財物,行為人或者其他人因此獲得財物,并且受騙人處分財物意圖達到的目的沒有實現。故詐騙罪的一個要求就是罪責與行為同在。

在本案中劉某是潘多拉酒吧的行政總監在更換廢品收購方的問題上有建議權,且潘某是經武某介紹,托請劉某幫忙,劉某也如實向潘某說明了情況,故劉某在更換廢品收購方的問題上沒有隱瞞真相、捏造事實。

潘某在2015324日《詢問筆錄》第1頁中陳述是通過“大武”認識的劉某。武某在2015324日的《詢問筆錄》第1頁中陳述是潘總聯系我想承包潘多拉酒吧的廢品收購。其在第2頁中稱述劉某有權力進行廢品收購業務。陳某在2015107日的《詢問筆錄》第2頁中認為劉某對廢品收購業務有建議權。盧某在20151010日的《詢問筆錄》第2頁中認為劉某對廢品收購業務有建議權。故,潘某是可以通過劉某找關系達到其目的的,劉某并沒有向潘某隱瞞真相、捏造事實。

據劉某稱:因潘某開出優厚條件,認為對公司有利,其又與相關領導熟悉,找到辦事機會后,才讓潘某交付錢款,且為此曾多次向相關領導提出更換承包方的建議。更何況在雙方剛開始接觸時,劉某并沒有答應幫忙,也未要求潘某支付錢款,而是在雙方接觸一段時間后,在潘某及武某的再三請托下,在認為事情有可操作性的前提下才答應幫忙。且在收取押金時向潘某說明其中人情費2萬元,押金3萬元,對此潘某也應是知明的。

因此,在本案中潘某為達到自己的目的,經人介紹托請劉某,不惜重金向劉某支付“人情費”的行為,并不是基于認識錯誤而處分財物,而是被害人承諾。而劉某在其權限及影響范圍內接受托請,為潘某辦事,雖因缺乏能力未達目的,但也不應認定為犯罪。況且在事前劉某并沒有隱瞞真相、捏造事實,在事中曾盡力達成,在事后也答應將錢款退還給潘某,故本案不符合詐騙罪的犯罪構成。

退一步講,潘某拖請劉某的目的是要與公司簽訂合同,在潘某2015324日的筆錄中也提到,劉某讓其準備組織機構代碼證,身份證等材料,準備與公司簽約。在潘某2015929日的《詢問筆錄》中陳述劉某讓其寫了簡易合同,并將合同交給劉某。如果最終認定劉某是假借可以促成潘某與公司簽訂《廢品收購合同》為由,騙取潘某5萬元的話,本案的罪名也應為合同詐騙罪而不是詐騙罪。

如果認定劉某在以個人名義向潘某出具收條,收取押金后,押金在其占有、使用、保管之下,其將該款用于他處,無力償還的行為是犯罪,也應是侵占罪而不是詐騙罪。但在潘某(2015324日的筆錄中提到)在其催要后劉某并非拒不償還,而是表示同意退還。故其行為是否構成侵占罪也存在疑點。即便構成侵占罪,也屬于自訴案件,而非公訴案件。

三、量刑方面

盡管辯護人認為本案尚存在諸多疑點及法律依據不足的問題,但如果法院最終認定劉某構成犯罪,其還具有以下法定、酌定量刑情節:

被告人劉某無前科劣跡,系初犯和偶犯,主觀惡性小。

被告人劉某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對自己的犯罪行為進行深刻反省,根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實施細則,構成坦白。

被告人劉某是在投案途中被抓獲,系自首。

綜上,懇請合議庭,本著疑罪從無、排除一切合理懷疑的原則,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對劉某的行為重新進行認定,并對其從輕處罰。

【辦案心得】

本案可以先嘗試從事物的客觀規律入手來分析案件存在的問題,是接受托請后無力辦理,還是假借幫忙辦事而實施詐騙。對于案件事實部分,根據被害人前后陳述的矛盾,以及中間人對劉某職權的認知,再結合劉某實際的工作權限及公司的規章制度、實際簽約履行的情況來幫助被告人進行罪名辯護。同時,即便本案存在詐騙事實,也是以締結合同為名,影響法院對本案所涉罪名進行重新認定。

【律師簡介】

高博,男,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版權所有: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蘇州唐朝網絡
Copyright 2008 www.idwuxda.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蘇ICP備19011282號

友情鏈接:蘇州離婚律師 蘇州刑事辯護律師 蘇州勞動仲裁律師 蘇州律師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