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地  址:蘇州市吳中區太湖東路99號7#06室
郵  編:215000
電  話:0512-65120660
傳  真:0512-65120220
網  址:www.idwuxda.buzz
郵  箱:[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劉某涉嫌搶劫、非法拘禁案 --從民事法律關系入手來尋找辯護方向

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高博

【案情簡介】

檢察機關起訴書指控:一、被告人劉某等人以借款為由,與張某約在蘇州工業園區跨塘街道錦豐廣場會面,張某被帶至古婁二村門口書報亭處,期間,被告人劉某等人采用毆打、恐嚇的手段當場劫得張某價值人民幣1575元的黑色蘋果4手機1部、手表1塊。二、201462510時許,被告人王某伙同被告人劉某等人將丁某從蘇州市姑蘇區某賓館帶出,后帶至蘇州工業園區唯亭街道大豐收廣場地下車庫,期間被告人王某等對丁某進行毆打,并將丁某帶至被告人劉某租住的房間實施非法拘禁。至201462615時許,被告人王某等將丁某帶至被害人家中討債時,丁某隨即報警后逃離。

通過閱卷以及對被告人劉某與被害人借貸問題的分析,辯護律師認為從劉某不具備搶劫罪的構成要件,不應認定為搶劫罪。另根據被告人劉某參與王某實施非法拘禁中的行為來看,也不宜認定為非法拘禁罪。

律師的辯護意見引起了法庭的高度重視。法庭在二次庭審后,采納了律師的辯護意見,依法認定被告人劉某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犯非法拘禁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九個月。

 

【辯護詞節選】

一、公訴機關認定劉某以借款為由,采用毆打、恐嚇手段,劫得他人財物,構成搶劫罪,事實存疑,法律依據不足。

1、事實存疑

①雙方糾紛系因借貸引起并非被告人以借款為由準備實施搶劫。

根據被害人張某陳述,是其本人根據網上的信息主動聯系的被告人,雙方約定好時間、地點后見面。在被告人審核其相關借款資質時,其主動配合,將身份證、手機主動交付給被告人。根據被告人劉某的供述,在看過被害人手機短信后,發現其已經欠下債務,不符合放貸條件雙方才引發糾紛。

②被害人的財物是否系由其自愿交出存疑。

盡管被害人稱:當時心里害怕,但據被告人劉某的供述,系被害人自愿交付的。根據被告人馬某的供述,沒有對被害人搜身,系被害人主動交付的。故僅憑被害人的陳述不能認定財物是被告人劫取。

2、法律依據不足

搶劫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取公私財物的行為。不僅侵犯了他人財產,而且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權利。

1、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

①被害人與被告人經協商,已經達成口頭借款協議。

雙方通過電話聯系,約定好見面時間和地點,并依照約定來到指定地點會面。即在事實上雙方已經形成了借貸合意,并已依約定見面。

②雙方是在締結合同過程中發生的糾紛。

據劉某稱:在被害人不符合放貸的條件下,根據以往的交易習慣,借款人應支付出借人違約金、交通費等相關費用。故依此向被害人索要違約金。因被害人沒有足夠現金支付,才讓其書寫欠條,將手機、手表作為抵押物,以保證其支付違約金交通費等,并沒有打算依據此欠條向被害人主張債權。

故,在締約過程中,因被害人不誠信給被告人造成的相關損失,被告人有權主張。即,基于被害人應承擔締約過失責任,而被告人享有債權。

2、被告人系因索要違約金、交通費而引發對被害人使用暴力。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九條第五款之規定:行為人為索取債務,使用暴力、暴力威脅等手段的,一般不以搶劫罪定罪處罰

故,本案中被告人與被害人之間實際上已經形成了債權債務關系,被告人為了索要違約金、交通費使用輕微暴力進行自力救濟,盡管行為不當,但認定為搶劫罪的法律依據不足。

二、公訴機關認定劉某構成非法拘禁罪的依據不足。

根據2006726日《關于瀆職侵權犯罪案件立案標準的規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1、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24小時以上的;2、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并使用械具或者捆綁等惡劣手段,或者實施毆打、侮辱、虐待行為的;3、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輕傷、重傷、死亡的;4、非法拘禁,情節嚴重,導致被拘禁人自殺、自殘造成重傷、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5、非法拘禁3人次以上的;6、司法工作人員對明知是沒有違法犯罪事實的人而非法拘禁的;7、其他非法拘禁應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被告人劉某雖受人委托幫忙查詢丁某住宿記錄,并陪同王某尋找丁某,但事先并不知道王某等人要對丁某實施非法拘禁。且劉某租賃的房屋系與他人合租,王某等人經常出入,并非劉某為王某等提供非法拘禁的場所,故在劉某與其他被告人沒有意思聯絡,沒有犯罪行為的前提下,不宜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處罰。

三、關于本案量刑問題

盡管辯護人認為本案尚存在諸多疑點及法律依據不足的問題,但如果法院最終認定劉某構成犯罪,其還具有以下法定、酌定量刑情節:

1、被告人劉某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對自己的犯罪行為進行深刻反省,根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實施細則,構成坦白。

2、被告人劉某有一定的資產,此次涉嫌犯罪僅因一時沖動。系初犯和偶犯,主觀惡性小。

3、被告人劉某在案發后,其本人及家屬向被害人賠禮道歉、積極賠償被害人損失,并取得被害人諒解。

綜上,懇請合議庭對劉某的行為給予重新認定,如果構成犯罪,對其在3年以下量刑并適用緩刑。

【辦案心得】

民事法律關系可以結合刑法規定運用到本案當中。盡管劉某對被害人使用了暴力,當場取得了財物,但劉某之所以實施該行為是有一個前提的。即劉某與被害人通過協商初步達成借貸的合意。通過對雙方締結合同過程的分析,可以得出被害人存在締約過失責任的結論。

結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九條第五款的規定,可為被告人進行罪名辯護,爭取從輕處罰。

 

【律師簡介】

高博,男,遼寧沈陽人。畢業于遼寧大學法學院。現為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版權所有: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蘇州唐朝網絡
Copyright 2008 www.idwuxda.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蘇ICP備19011282號

友情鏈接:蘇州離婚律師 蘇州刑事辯護律師 蘇州勞動仲裁律師 蘇州律師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